搜索:
            
 
     2011年医药行业交易回顾
2011年医药行业交易回顾
2012-02-29 16:39:03 来源:我的网站 浏览:5228次    

2011年医药行业交易回顾

由于制药公司削减研发经费和精简研究活动,2011年,医药行业的交易减少。然而,合作者仍然是需要的,而且最受追捧的资产在2011年的交易价格非常可观。对于生物技术公司来说,融资环境很困难,因此,即使2011年并购交易普遍采用或有偿付款(contingent payments),总的交易额相比上一年还是有所上升。肿瘤产品和罗氏公司(Roche)继续主导着医药行业的交易市场,是交易量最多的。

继2008和2009年全球经济衰退后,2010年开始出现了复苏的迹象。但2011年,随着制药公司“勒紧裤腰带”并选择更有效率的研发活动,医药行业的交易水平又再次出现了下滑。记录公开交易活动的PharmaDeals?v4数据库的数据显示,2010年到2011年,医药行业签署的交易数量下降了大约18%(见图1)。事实上,2011年的交易活动下降到了2009年的水平。然而,随着研发生产力下降、重磅炸弹药物的的收入因专利悬崖而减少,以及主要市场增长停滞,合作对于制药公司来说在仍然是非常重要的战略。

图1:2007-2011年交易数量

近年来,合作研发交易的数量有所下降,目前看起来正处于平台期。2011年合作研发交易的数目与2010年持平(见图2)。除去销售提成,2011年,合作研发交易的平均交易额略有上升,扭转了自2007年以来持续下降的趋势(见图3)。这可能是由于研发合作的范围有所扩大,通常会涉及多个靶点和/或多个治疗领域。比如,2011年 12月,雅培(Abbott)和Reata Pharmaceuticals就Reata的临床前药物——第二代口服抗氧化炎症调节剂进行开发和商品化的合作。这个合作涵盖了一系列小分子化合物药物,涉及肺病、中枢神经系统疾病和免疫疾病等多个治疗领域。交易的前期付款为4亿美元,是已披露的临床前阶段药物交易中交易额最高的。

图2:2007-2011年合作研发交易数量

图3:2007-2011年合作研发的平均交易额

可选择付款仍旧是制药公司经常使用的工具,用来降低早期阶段药物交易的风险。例如,2011年6月,罗氏旗下的基因泰克(Genentech)购买了Forma Therapeutics的一个处于临床前期的小分子癌症制药药物的全球独家权益,交易额包括前期付款以及根据不同开发阶段而确定的里程金。7月,赛诺菲(Sanofi)与Rib-X Pharmaceuticals签署了一项全球研究合作和可选择许可权协议,共同开发和商业化Rib-X对抗耐药病原体的新一代抗生素RX-04。

由于美国联邦政府基金资助的减少和研发生产力的下降,制药公司和学术机构之间旨在将创新产品商业化的合作正在增加。2011年8月,辉瑞(Pfizer)通过其Centers for Therapeutic Innovation(CTI) 与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签署了一项为期超过5年的药物发现和开发合作协议,潜在价值高达5000万美元。辉瑞的CTI体现了大型药企与学术科研机构交流方式的变化,是与生命科学研究机构合作的网络,模拟了风险投资资助生物技术公司的模式,目的在与在科学发现和候选药物进入临床研究之间建立一座桥梁。

近几年,医药行业的许可活动忽高忽低,2011年的许可交易相比2010年下降了超过18%(见图4)。此外,2011年除去销售提成以外的平均许可交易额(已公开交易价格的)相比2009年下降地非常厉害(见图5)。这些趋势可能反映了部分制药公司已经正在缩小重点治疗领域和控制支出,而且这一趋势正在不断增强。许可交易额的下降也说明了由于疲软的IPO市场和风险投资资金的不断下降,生物技术公司可选择的融资渠道非常有限,受让方在谈判中仍然处于强势地位。

图4:2007-2011年许可交易的数量

图5:2007-2011年许可协议的平均交易额

2010-2011年,虽然临床前、临床I期和III期阶段的许可交易数量有所增加,但是II 期阶段的许可交易数量下降了16%,这表明了许可交易正倾向于早期阶段的合作(见图6)。2011年,大型药企很少购买III期临床的许可,而且所开展许可协议通常都是区域性的。比如,拜耳医药(Bayer Pharma)与Trius Therapeutics就后者处在III期临床的抗生素torezolid phosphate进行的开发和商业化协议,拜耳获得了在中东、非洲、拉美和部分亚洲国家的权益。

图6:2007-2011年不同开发阶段许可交易的数量

虽然2011年交易活动整体下降,但是并购交易仍然十分强劲,其数量与2010年相当(见图7)。这再一次反映出生物技术公司融资环境的艰难。有趣的是,由于竞相收购最有价值的资产,推高了交易额,导致2011年并购交易的平均金额比2010年上涨了超过30%(见图8)。不过,在现在规避风险的决策气候下,越来越多的生物技术并购交易包含价值可观的或有偿付款。例如,2011年3月,Cephalon同意收购癌症药物开发商Gemin X Pharmaceuticals,收购价包括2.25亿美元的前期款加上最高可达3亿美元的审批和销售里程金。

图7:2007-2011年并购交易数量

图8:2007-2011年并购交易平均交易额

2011年最大的一笔并购是强生(Johnson & Johnson)以213亿美元收购骨科器械公司辛迪斯(Synthes)。2011年出现了一些前所未有的并购交易。武田制药(Takeda Pharmaceutical)以96亿欧元(137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奈科明(Nycomed),这笔交易扩大的武田在全球的“足迹”并提升了其在全球医药市场的地位,是日本制药公司迄今为止最大的一笔收购。吉利德科技(Gilead Sciences)以110亿美元收购了Pharmasset及其处在III期临床的丙型肝炎病毒(HCV)核苷类似物药物,是针对临床阶段药物的最大的一笔生物技术收购。

2011年,对于许多大型制药公司来说,新兴市场仍然排在待交易日程的顶端。面对西方市场的销售下滑,这些公司正在新型市场,特别是印度和中国,寻找重要的机会。例如,2011年12月,阿斯利康(AstraZeneca)同意收购仿制注射用抗生素生产商广东倍康制药,以加强其在中国的地位。其他一些大型药企在2011年也通过建立合资公司进入新兴市场。拜耳医疗保健与Zydus Cadila合作,在印度成立了一个销售和市场合资公司。美国默克公司(Merck & Co.)也通过与太阳药业(Sun Pharmaceutical Industries)成立一家大型合资企业在新兴市场开发和商业化创新药物和品牌仿制药

肿瘤领域继续在医药行业的交易中起着主导地位。和过去五年一样,2011年肿瘤治疗仍然是交易最活跃的领域,并遥遥领先于其它领域(见图9)。这反映了肿瘤药物方面,特别是有着创新机制的新型治疗药物的市场机会,也反映了个性化治疗药物开发的趋势。事实上,制药公司正在越来越多地与诊断公司合作,开发伴随诊断,以确定哪些患者可能从他们的候选药物中获益。2011年诺华(Novartis)收购美国诊断实验室服务公司Genoptix就是这一趋势的最明显的例子。

图9:不同治疗领域交易的数目(仅选择了部分治疗领域)

传染病和寄生虫病是2011年交易数量排名第二的治疗领域。不过,与2010年相比,该领域的交易数量下滑了20%。Vertex Pharmaceuticals的Incivek?(telaprevir)和美国默克公司的Victrelis?(boceprevir)去年获得了FDA的批准,是近十年来次首次获得美国监管部门批准的新型HCV药物,推动了HCV市场的迅速发展以及由此引发的一系列引人注目的收购。其中包括吉利德收购Pharmasset和Vertex以15亿美元获得Alios BioPharma的两个临床前阶段核苷酸类似物的全球许可权益。神经系统疾病,内分泌、营养和代谢疾病,以及循环系统疾病分列2011年交易数量第三、四和五位的治疗领域。

经过几年的增长,生物药的交易数量在2011年明显下降,落后于小分子治疗药物(见图10)。部分原因可能是2011年所签署了生物技术交易的性质所决定的,这些交易中很多都涉及到平台技术的广泛应用。2011年大型药企特别关注蛋白质工程。去年8月,FDA批准Adcetris?(brentuximab vedotin)治疗霍奇金淋巴瘤和系统性间变性淋巴瘤。在这个药物开发成功的鼓舞下,西雅图遗传学(Seattle Genetics)2011年和一系列公司开展了有关抗体共轭技术的合作,其中包括Oxford BioTherapeutics、Genmab、雅培和辉瑞。双特异性抗体平台也是大公司的兴趣之一。例如,2011年8月,Zymeworks与美国默克公司合作,使用前者的Azymetric?平台共同开发新型的双特异性抗体。9月,F-star与默克雪兰诺(Merck Serono)达成合作协议,使用F-star的模块抗体技术发现对抗炎症疾病的创新药物。去年下半年,我们还可以看到不少生物仿制药的开发和商业化协议。比如,Biogen Idec、安进(Amgen)和百特(Baxter International)都通过交易进入了生物仿制药市场。

图10:小分子化合物和生物药的交易数目

罗氏是2011年交易最多的公司,其交易数量比同期某些大型药企多两倍以上(见图11)。去年底,罗氏还在PharmaDeals Corp-METRx Deal Activity League Table排名第一,是过去5年里许可交易最多的12家制药公司中交易最多的公司。2011年罗氏公开的最大的交易,是Evotec的单胺氧化酶B型(MAO-B)抑制剂EVT-302的开发和商业化全球许可交易,该药物可以减缓阿兹海默病的进展,罗氏计划在2012年开展该药的为期12个月IIb期临床。不过,和大多数交易一样,这个交易也包含里程金付款,其前期款只有1000万美元。罗氏的其他交易涉猎广泛,反映了该公司业务的性质,诊断、丙肝和肿瘤等业务的交易比较突出。

图11:2011年顶尖药企的交易数量

总体来说,随着预算紧缩和在研产品线更为合理,制药公司在选择许可或者收购资产时更为挑剔。为了在高速增长的治疗领域获得最有价值的产品,大型药企在自己的研发停滞时,被迫支付高额的费用。融资环境的不佳使得生物技术公司倾向于寻求更早期的合作者,尽管通常对方会通过里程金付款来规避风险。2011年最活跃的交易领域包括临床需求未被满足且有高度需求的治疗领域以及开发下一代蛋白质类药物的技术平台。本文转载自生物谷

 
    地址:北京市亦庄经济开发区建安街5号 邮编:100176
电话:0086-10 51570800, 51570870, 51570818, 51570855
传真:0086-10 51410080, 51570860
网址:www.bjshsw.com www.bjshsw.com.cn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四环新闻 >> 行业新闻 >> 阅读文章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